• 您現在的位置是: 首頁>>銷售熱線

    能賺錢嗎_消失的年華

    能賺錢嗎的堂哥哥一向爲人善良,一直是童話王子式的大好人。在他風光的日子裏出現了一位白雪公主帶他走進童話的殿堂,當財去樓空時她又閃電般消失在所謂的“童話世界”,抛下了三歲的女兒和破裂的童話泡沫。我開始質疑童話裏的規則,爲什麽現實的人從不去遵守童話的規則?爲什麽這些規則沒有給我們帶來幸福,卻抛給我們無盡的悲傷?

    今天,溫度依然的低。唯一能欣慰的就是有一絲的陽光照射。喜歡站在空地,叼著煙,望著被光線塗鴉的天空。或許我在期待著,期待著在那比天空更加遙遠的秘密。

    手中的筆再也寫不出能欺騙姑娘的文字了。在開始慢慢的懷疑我自己是不是需要專一。對著鏡子,看著一半透明一半模糊的自己。找不到那個答案。

    我不是個好人,只是一個滿口謊話的騙子。我沒有你想象的小氣,只是我有我的地線。不能被別人如琴弦一樣的拿來撥弄。

    小心翼翼的活著,忙碌著,瘋狂著,開朗著,沒有時間去填滿心裏的空白。不知道我是如何認識你的,也不知道我是如何喜歡上你。但是到你厭倦我的時候,我也會不再在意你。

    曾經一度沉醉于童話中,終究還是被現實社會的庸俗的鈴聲喚醒,不得不面對現實的殘酷的規則。是的,當類人猿解放雙手從樹上遷居到陸地上的時候,衆生平等的規則也許再也不適合現實社會;當唐明皇過著紙醉金迷的奢侈生活時,李白那“天生我才必有用”的規則幾欲被一句“賜金還鄉”打碎了;當處于戰火紛飛的年代時,辛棄疾的金戈鐵馬驅除外虜的理想規則也被金人攻陷宋都時打破了。

    人越來越長大,逐漸得找到了童話與現實的邊界線。開始明白一個道理——童話的規則只適用于活在童話裏的人,當白雪公主從童話中醒來的時候,她在現實世界裏也許永遠都不會找到那個深愛她的白馬王子了。

    凝望著身份證上的日期與電腦桌面上的日期。發覺一大段的光陰在自己匆匆忙忙中丟失了。但是不知道是誰偷走了我的似水年華。

    曾幾何時,童話告訴過我:善有善報,惡有惡報。我過去把這一條列爲童話與現實的規則。曾經一度相信,惡毒的王後最終會死亡,可愛的白雪公主與白馬王子白頭偕老。但是,無論海的女兒多麽熱忱的追求幸福,最終也等不來王子的一個吻。這條規則在現實生活中似乎也只是曾絢爛幾刻即瞬的泡沫,掉落在能賺錢嗎的生活,消失後卻不留一點泡影。

    頭頂上的日光燈很亮,亮到莫明的煩躁。,關掉,打開台燈。發覺在灰暗中才能敲打出無關事事的文字。

    能賺錢嗎的堂哥哥一向爲人善良,一直是童話王子式的大好人。在他風光的日子裏出現了一位白雪公主帶他走進童話的殿堂,當財去樓空時她又閃電般消失在所謂的“童話世界”,抛下了三歲的女兒和破裂的童話泡沫。我開始質疑童話裏的規則,爲什麽現實的人從不去遵守童話的規則?爲什麽這些規則沒有給我們帶來幸福,卻抛給我們無盡的悲傷?

    今天,溫度依然的低。唯一能欣慰的就是有一絲的陽光照射。喜歡站在空地,叼著煙,望著被光線塗鴉的天空。或許我在期待著,期待著在那比天空更加遙遠的秘密。

    手中的筆再也寫不出能欺騙姑娘的文字了。在開始慢慢的懷疑我自己是不是需要專一。對著鏡子,看著一半透明一半模糊的自己。找不到那個答案。

    我不是個好人,只是一個滿口謊話的騙子。我沒有你想象的小氣,只是我有我的地線。不能被別人如琴弦一樣的拿來撥弄。

    小心翼翼的活著,忙碌著,瘋狂著,開朗著,沒有時間去填滿心裏的空白。不知道我是如何認識你的,也不知道我是如何喜歡上你。但是到你厭倦我的時候,我也會不再在意你。

    曾經一度沉醉于童話中,終究還是被現實社會的庸俗的鈴聲喚醒,不得不面對現實的殘酷的規則。是的,當類人猿解放雙手從樹上遷居到陸地上的時候,衆生平等的規則也許再也不適合現實社會;當唐明皇過著紙醉金迷的奢侈生活時,李白那“天生我才必有用”的規則幾欲被一句“賜金還鄉”打碎了;當處于戰火紛飛的年代時,辛棄疾的金戈鐵馬驅除外虜的理想規則也被金人攻陷宋都時打破了。

    人越來越長大,逐漸得找到了童話與現實的邊界線。開始明白一個道理——童話的規則只適用于活在童話裏的人,當白雪公主從童話中醒來的時候,她在現實世界裏也許永遠都不會找到那個深愛她的白馬王子了。

    凝望著身份證上的日期與電腦桌面上的日期。發覺一大段的光陰在自己匆匆忙忙中丟失了。但是不知道是誰偷走了我的似水年華。

    曾幾何時,童話告訴過我:善有善報,惡有惡報。我過去把這一條列爲童話與現實的規則。曾經一度相信,惡毒的王後最終會死亡,可愛的白雪公主與白馬王子白頭偕老。但是,無論海的女兒多麽熱忱的追求幸福,最終也等不來王子的一個吻。這條規則在現實生活中似乎也只是曾絢爛幾刻即瞬的泡沫,掉落在能賺錢嗎的生活,消失後卻不留一點泡影。

    頭頂上的日光燈很亮,亮到莫明的煩躁。,關掉,打開台燈。發覺在灰暗中才能敲打出無關事事的文字。

    能賺錢嗎的堂哥哥一向爲人善良,一直是童話王子式的大好人。在他風光的日子裏出現了一位白雪公主帶他走進童話的殿堂,當財去樓空時她又閃電般消失在所謂的“童話世界”,抛下了三歲的女兒和破裂的童話泡沫。我開始質疑童話裏的規則,爲什麽現實的人從不去遵守童話的規則?爲什麽這些規則沒有給我們帶來幸福,卻抛給我們無盡的悲傷?

    今天,溫度依然的低。唯一能欣慰的就是有一絲的陽光照射。喜歡站在空地,叼著煙,望著被光線塗鴉的天空。或許我在期待著,期待著在那比天空更加遙遠的秘密。

    手中的筆再也寫不出能欺騙姑娘的文字了。在開始慢慢的懷疑我自己是不是需要專一。對著鏡子,看著一半透明一半模糊的自己。找不到那個答案。

    我不是個好人,只是一個滿口謊話的騙子。我沒有你想象的小氣,只是我有我的地線。不能被別人如琴弦一樣的拿來撥弄。

    小心翼翼的活著,忙碌著,瘋狂著,開朗著,沒有時間去填滿心裏的空白。不知道我是如何認識你的,也不知道我是如何喜歡上你。但是到你厭倦我的時候,我也會不再在意你。

    曾經一度沉醉于童話中,終究還是被現實社會的庸俗的鈴聲喚醒,不得不面對現實的殘酷的規則。是的,當類人猿解放雙手從樹上遷居到陸地上的時候,衆生平等的規則也許再也不適合現實社會;當唐明皇過著紙醉金迷的奢侈生活時,李白那“天生我才必有用”的規則幾欲被一句“賜金還鄉”打碎了;當處于戰火紛飛的年代時,辛棄疾的金戈鐵馬驅除外虜的理想規則也被金人攻陷宋都時打破了。

    人越來越長大,逐漸得找到了童話與現實的邊界線。開始明白一個道理——童話的規則只適用于活在童話裏的人,當白雪公主從童話中醒來的時候,她在現實世界裏也許永遠都不會找到那個深愛她的白馬王子了。

    凝望著身份證上的日期與電腦桌面上的日期。發覺一大段的光陰在自己匆匆忙忙中丟失了。但是不知道是誰偷走了我的似水年華。

    曾幾何時,童話告訴過我:善有善報,惡有惡報。我過去把這一條列爲童話與現實的規則。曾經一度相信,惡毒的王後最終會死亡,可愛的白雪公主與白馬王子白頭偕老。但是,無論海的女兒多麽熱忱的追求幸福,最終也等不來王子的一個吻。這條規則在現實生活中似乎也只是曾絢爛幾刻即瞬的泡沫,掉落在能賺錢嗎的生活,消失後卻不留一點泡影。

    頭頂上的日光燈很亮,亮到莫明的煩躁。,關掉,打開台燈。發覺在灰暗中才能敲打出無關事事的文字。

    相關文章

    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