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tgroup id="61y5g4"></optgroup><span id="61y5g4"></span>
      <big id="hrk5pw"><button id="hrk5pw"></button><button id="hrk5pw"></button><form id="hrk5pw"></form><form id="hrk5pw"></form></big><font id="hrk5pw"><font id="hrk5pw"></font><tt id="hrk5pw"></tt><tbody id="hrk5pw"></tbody></font><dir id="hrk5pw"><strong id="hrk5pw"></strong><legend id="hrk5pw"></legend><th id="hrk5pw"></th><optgroup id="hrk5pw"></optgroup></dir><ol id="hrk5pw"><del id="hrk5pw"></del></ol><strike id="hrk5pw"><noscript id="hrk5pw"></noscript><option id="hrk5pw"></option></strike>

              您現在的位置是: 首頁>>促銷産品

              九洲城-一縷風

              當九洲城睜開眼時。發現我竟然在家裏的庭子裏,而且頭頂上的那輪殘月在漸漸的消失。迎來了新的一天。“山重水複疑無路,柳暗花明又一村”也不過如此。那三次經曆還在我的腦海中。

              一縷風,吹拂了我的心緒。

              在這憂傷而沉郁的九月,我從絢麗的青春裏打馬而過,穿過月桂,穿過梧桐,穿過那時隱時現的悲喜與無常。人人都是過客,你是我的過客,我亦是你的過客,開始我還不相信,此刻我不得不相信。

              合上眼,轉眼間,來到了森林,那道從殘月照射出的暗淡的光芒卻被樹葉遮住。風一吹,就能看見那暗淡的光芒,風一吹,一切的一切顯得黑暗,走進時,後面時不時的傳來滴水的聲音,擡頭望時,總能夠看到漆黑的身影在快速的跳躍,飛躍著膽小的我時不時地被驚嚇到。好在我聽見烏鴉的叫聲,我才將那恐懼克服,但是烏鴉是報憂不報喜,還是使我格外的悲傷,那陣陣悲涼的叫聲,使我的心緒降低到最底層,而想到只剩下一個空虛,空殼的我,我的歎氣越來越濃。

              我又合上眼,轉眼間,來到了沙灘,那輪幽幽的殘月低低的挂在天空中。遙望,是一片大海無邊無際,我脫下鞋,赤腳的走在了沙灘上,耳邊總能夠聽見一個聲音。望眼過去,原來是大海,大海正在呻吟著,並且時不時的翻起浪花,我走在那沙灘中,每走一步,沙灘上就印上了我的腳印一步,可每走一步,回頭看時,總能看見我那腳印被海浪吞噬。世間莫過于此,在你擁有的同時,你將會失去。

              你知道嗎?你是我最難忘的同桌,更是我最難忘的朋友。我們曾在一起談天論地,無關風花雪月;我們曾一起談古論今,無關時代風雲;我們也曾一起論起兒時趣事,無關歲月變遷。這樣的相處對于他們來說實屬怪異,對于老師亦是如此,只是友情是那麽堅韌,在那麽純真的時刻,我們從未想過要放棄。

              空虛的站立在大地中。擡頭,望見那輪暗淡幽幽的殘月,以及那閃爍的恒星。開闊視野,看見那寬闊的天空,深不可測,而那暗淡的殘月也發出光芒,一道道幽幽暗淡的月光照射下來,普照著午夜那時的大地,顯得格外淒涼。

              你曾說過,若我爲男生必定會是你最好的兄弟,我也想對你說,不論我是男是女,你都是我最好的朋友,這樣的相處就這樣延續著。沒想到那樣的友情僅延續了兩年不到,就這樣,我敗下陣來,在那次考試之中,我留了級,帶著那段純真的回憶,我不知道你是否也會懷念我。自那以後,我便沒有在和你說過話了,也許是我心中那小小的自尊在做怪吧。你呢?亦是如此嗎?

              金秋時節,梧桐葉蕭蕭落下,漫步在梧桐葉鋪成的金色大道上,心中百轉千回,是我的無知,放棄了這段友情。朋友是原本兩條互不相幹的平行線,在某一個點發生了碰撞,撞對了便成爲了共鳴的對象,若撞錯了擦出瞬間的火花,然後有變成最初的平行線。在那個爽朗的九月我收獲了友情,卻在此刻的九月,九洲城獨留在此地懷念那段失去的友情。

              當九洲城睜開眼時。發現我竟然在家裏的庭子裏,而且頭頂上的那輪殘月在漸漸的消失。迎來了新的一天。“山重水複疑無路,柳暗花明又一村”也不過如此。那三次經曆還在我的腦海中。

              一縷風,吹拂了我的心緒。

              在這憂傷而沉郁的九月,我從絢麗的青春裏打馬而過,穿過月桂,穿過梧桐,穿過那時隱時現的悲喜與無常。人人都是過客,你是我的過客,我亦是你的過客,開始我還不相信,此刻我不得不相信。

              合上眼,轉眼間,來到了森林,那道從殘月照射出的暗淡的光芒卻被樹葉遮住。風一吹,就能看見那暗淡的光芒,風一吹,一切的一切顯得黑暗,走進時,後面時不時的傳來滴水的聲音,擡頭望時,總能夠看到漆黑的身影在快速的跳躍,飛躍著膽小的我時不時地被驚嚇到。好在我聽見烏鴉的叫聲,我才將那恐懼克服,但是烏鴉是報憂不報喜,還是使我格外的悲傷,那陣陣悲涼的叫聲,使我的心緒降低到最底層,而想到只剩下一個空虛,空殼的我,我的歎氣越來越濃。

              我又合上眼,轉眼間,來到了沙灘,那輪幽幽的殘月低低的挂在天空中。遙望,是一片大海無邊無際,我脫下鞋,赤腳的走在了沙灘上,耳邊總能夠聽見一個聲音。望眼過去,原來是大海,大海正在呻吟著,並且時不時的翻起浪花,我走在那沙灘中,每走一步,沙灘上就印上了我的腳印一步,可每走一步,回頭看時,總能看見我那腳印被海浪吞噬。世間莫過于此,在你擁有的同時,你將會失去。

              你知道嗎?你是我最難忘的同桌,更是我最難忘的朋友。我們曾在一起談天論地,無關風花雪月;我們曾一起談古論今,無關時代風雲;我們也曾一起論起兒時趣事,無關歲月變遷。這樣的相處對于他們來說實屬怪異,對于老師亦是如此,只是友情是那麽堅韌,在那麽純真的時刻,我們從未想過要放棄。

              空虛的站立在大地中。擡頭,望見那輪暗淡幽幽的殘月,以及那閃爍的恒星。開闊視野,看見那寬闊的天空,深不可測,而那暗淡的殘月也發出光芒,一道道幽幽暗淡的月光照射下來,普照著午夜那時的大地,顯得格外淒涼。

              你曾說過,若我爲男生必定會是你最好的兄弟,我也想對你說,不論我是男是女,你都是我最好的朋友,這樣的相處就這樣延續著。沒想到那樣的友情僅延續了兩年不到,就這樣,我敗下陣來,在那次考試之中,我留了級,帶著那段純真的回憶,我不知道你是否也會懷念我。自那以後,我便沒有在和你說過話了,也許是我心中那小小的自尊在做怪吧。你呢?亦是如此嗎?

              金秋時節,梧桐葉蕭蕭落下,漫步在梧桐葉鋪成的金色大道上,心中百轉千回,是我的無知,放棄了這段友情。朋友是原本兩條互不相幹的平行線,在某一個點發生了碰撞,撞對了便成爲了共鳴的對象,若撞錯了擦出瞬間的火花,然後有變成最初的平行線。在那個爽朗的九月我收獲了友情,卻在此刻的九月,九洲城獨留在此地懷念那段失去的友情。

              當九洲城睜開眼時。發現我竟然在家裏的庭子裏,而且頭頂上的那輪殘月在漸漸的消失。迎來了新的一天。“山重水複疑無路,柳暗花明又一村”也不過如此。那三次經曆還在我的腦海中。

              一縷風,吹拂了我的心緒。

              在這憂傷而沉郁的九月,我從絢麗的青春裏打馬而過,穿過月桂,穿過梧桐,穿過那時隱時現的悲喜與無常。人人都是過客,你是我的過客,我亦是你的過客,開始我還不相信,此刻我不得不相信。

              合上眼,轉眼間,來到了森林,那道從殘月照射出的暗淡的光芒卻被樹葉遮住。風一吹,就能看見那暗淡的光芒,風一吹,一切的一切顯得黑暗,走進時,後面時不時的傳來滴水的聲音,擡頭望時,總能夠看到漆黑的身影在快速的跳躍,飛躍著膽小的我時不時地被驚嚇到。好在我聽見烏鴉的叫聲,我才將那恐懼克服,但是烏鴉是報憂不報喜,還是使我格外的悲傷,那陣陣悲涼的叫聲,使我的心緒降低到最底層,而想到只剩下一個空虛,空殼的我,我的歎氣越來越濃。

              我又合上眼,轉眼間,來到了沙灘,那輪幽幽的殘月低低的挂在天空中。遙望,是一片大海無邊無際,我脫下鞋,赤腳的走在了沙灘上,耳邊總能夠聽見一個聲音。望眼過去,原來是大海,大海正在呻吟著,並且時不時的翻起浪花,我走在那沙灘中,每走一步,沙灘上就印上了我的腳印一步,可每走一步,回頭看時,總能看見我那腳印被海浪吞噬。世間莫過于此,在你擁有的同時,你將會失去。

              你知道嗎?你是我最難忘的同桌,更是我最難忘的朋友。我們曾在一起談天論地,無關風花雪月;我們曾一起談古論今,無關時代風雲;我們也曾一起論起兒時趣事,無關歲月變遷。這樣的相處對于他們來說實屬怪異,對于老師亦是如此,只是友情是那麽堅韌,在那麽純真的時刻,我們從未想過要放棄。

              空虛的站立在大地中。擡頭,望見那輪暗淡幽幽的殘月,以及那閃爍的恒星。開闊視野,看見那寬闊的天空,深不可測,而那暗淡的殘月也發出光芒,一道道幽幽暗淡的月光照射下來,普照著午夜那時的大地,顯得格外淒涼。

              你曾說過,若我爲男生必定會是你最好的兄弟,我也想對你說,不論我是男是女,你都是我最好的朋友,這樣的相處就這樣延續著。沒想到那樣的友情僅延續了兩年不到,就這樣,我敗下陣來,在那次考試之中,我留了級,帶著那段純真的回憶,我不知道你是否也會懷念我。自那以後,我便沒有在和你說過話了,也許是我心中那小小的自尊在做怪吧。你呢?亦是如此嗎?

              金秋時節,梧桐葉蕭蕭落下,漫步在梧桐葉鋪成的金色大道上,心中百轉千回,是我的無知,放棄了這段友情。朋友是原本兩條互不相幹的平行線,在某一個點發生了碰撞,撞對了便成爲了共鳴的對象,若撞錯了擦出瞬間的火花,然後有變成最初的平行線。在那個爽朗的九月我收獲了友情,卻在此刻的九月,九洲城獨留在此地懷念那段失去的友情。

              相關文章

              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