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tion id="01phnj"></option>
        <dt id="01phnj"><span id="01phnj"></span><select id="01phnj"></select><dfn id="01phnj"></dfn><legend id="01phnj"></legend></dt>
            • <tbody id="hfzu6c"></tbody><address id="hfzu6c"></address><address id="hfzu6c"></address><button id="hfzu6c"></button><select id="hfzu6c"></select>
                    <form id="ksq4tw"><optgroup id="ksq4tw"></optgroup><select id="ksq4tw"></select></form>

                      您現在的位置是: 首頁>>友情連結

                      三地開獎/我也是一顆珍珠

                      現在回過頭來想想,是自己的錯,覺得蠻不懂事的,理解不了老媽的用心,其實有時她的想法是很簡單的,無非是不讓你餓肚子,讓你努力用功,爲自己好。不過那時的三地開獎,真覺得媽媽是個魔鬼,很多事情都憋在心裏,不敢對老媽說,很恐懼老媽。

                      因爲,我也是一顆珍珠……

                      跟這個黑色家夥打交道已經快三年了,我不否認我喜歡它,但它憑什麽像一把鎖一樣緊緊的拴住我?我的自由權以它爲借口被奪走,不過也正是它,給了我珍珠一般的光彩。

                      在媽媽的監督下,我每天都練6個小時的琴,但這一切都是不情願的。它折磨我的骨節,因爲頻繁的擡起落下,不適應的時候腫的像蘿蔔,指尖在琴鍵上來來回回磨起了老繭。對于一個女生來說,這絕不是什麽值得驕傲的事情。那段時間我順透了它,再加上沉重的課業,快要喘不過氣,而它也故意跟我作對似的越是努力練習,雙手配合的越沒有默契,總是走音,我真不想再繼續。

                      老媽,她並不像《孟母三遷》中的孟母那樣,她有她獨特的方式。記得小的時候很笨,從上幼兒園開始到小學三年級,我的數學都是老媽她一手帶起來的。常常因爲做不出題目,被坐在邊上的老媽而哭鼻子,但每每哭,老媽都會說:“哭什麽哭,哭有用啊,哭了就能做出來啊……”。曾經還因爲怕老媽罵,不敢用手指頭數數,而趁老媽不注意,用眼睛扣著腳趾頭算。

                      老媽生起氣來,教訓的方法,可謂打、罵、扭皆施。由于晚上作業寫不出來,想了很久才寫出,鬧得睡覺睡過了頭,眼看時間來不及了,搞定刷牙洗臉後,扭頭就走,早飯也顧不上。老媽看了就大喊起來:吃不吃?我沒回答,管自己向前。然後,老媽就跑過來扯我頭發,用手掌拍打我,扭我,我只能大哭。“以後還敢不敢?”我沒說話。老媽就拿起掃把用掃把棒來打我,我身體趴在樓梯上任老媽打罵,憋到最後,才說不敢了,我以後不敢了,會吃早飯的。此時,老媽的聲音哽咽了。

                      我想,我明白了。任何人都不能光憑天分索取到什麽好處,要想成爲珍珠就一定要付出代價。從那時開始,我就下定決心努力的學習鋼琴,即使痛到淚水肆意,我都會繼續。

                      窗外的景色一片燦爛,在春雨裏洗過的太陽分外耀眼。連空氣中都沒著泥土的清香,花草在過去的那場雨中舒展開骨骼,成長的格外努力。這麽好的天氣,三地開獎卻始終要摸著那黑白的鍵盤,不能外出散心。

                      關于母愛,總是有那麽一個永恒的話題空間可以讓你填充,續寫發生在你身上的愛。

                      現在回過頭來想想,是自己的錯,覺得蠻不懂事的,理解不了老媽的用心,其實有時她的想法是很簡單的,無非是不讓你餓肚子,讓你努力用功,爲自己好。不過那時的三地開獎,真覺得媽媽是個魔鬼,很多事情都憋在心裏,不敢對老媽說,很恐懼老媽。

                      因爲,我也是一顆珍珠……

                      跟這個黑色家夥打交道已經快三年了,我不否認我喜歡它,但它憑什麽像一把鎖一樣緊緊的拴住我?我的自由權以它爲借口被奪走,不過也正是它,給了我珍珠一般的光彩。

                      在媽媽的監督下,我每天都練6個小時的琴,但這一切都是不情願的。它折磨我的骨節,因爲頻繁的擡起落下,不適應的時候腫的像蘿蔔,指尖在琴鍵上來來回回磨起了老繭。對于一個女生來說,這絕不是什麽值得驕傲的事情。那段時間我順透了它,再加上沉重的課業,快要喘不過氣,而它也故意跟我作對似的越是努力練習,雙手配合的越沒有默契,總是走音,我真不想再繼續。

                      老媽,她並不像《孟母三遷》中的孟母那樣,她有她獨特的方式。記得小的時候很笨,從上幼兒園開始到小學三年級,我的數學都是老媽她一手帶起來的。常常因爲做不出題目,被坐在邊上的老媽而哭鼻子,但每每哭,老媽都會說:“哭什麽哭,哭有用啊,哭了就能做出來啊……”。曾經還因爲怕老媽罵,不敢用手指頭數數,而趁老媽不注意,用眼睛扣著腳趾頭算。

                      老媽生起氣來,教訓的方法,可謂打、罵、扭皆施。由于晚上作業寫不出來,想了很久才寫出,鬧得睡覺睡過了頭,眼看時間來不及了,搞定刷牙洗臉後,扭頭就走,早飯也顧不上。老媽看了就大喊起來:吃不吃?我沒回答,管自己向前。然後,老媽就跑過來扯我頭發,用手掌拍打我,扭我,我只能大哭。“以後還敢不敢?”我沒說話。老媽就拿起掃把用掃把棒來打我,我身體趴在樓梯上任老媽打罵,憋到最後,才說不敢了,我以後不敢了,會吃早飯的。此時,老媽的聲音哽咽了。

                      我想,我明白了。任何人都不能光憑天分索取到什麽好處,要想成爲珍珠就一定要付出代價。從那時開始,我就下定決心努力的學習鋼琴,即使痛到淚水肆意,我都會繼續。

                      窗外的景色一片燦爛,在春雨裏洗過的太陽分外耀眼。連空氣中都沒著泥土的清香,花草在過去的那場雨中舒展開骨骼,成長的格外努力。這麽好的天氣,三地開獎卻始終要摸著那黑白的鍵盤,不能外出散心。

                      關于母愛,總是有那麽一個永恒的話題空間可以讓你填充,續寫發生在你身上的愛。

                      現在回過頭來想想,是自己的錯,覺得蠻不懂事的,理解不了老媽的用心,其實有時她的想法是很簡單的,無非是不讓你餓肚子,讓你努力用功,爲自己好。不過那時的三地開獎,真覺得媽媽是個魔鬼,很多事情都憋在心裏,不敢對老媽說,很恐懼老媽。

                      因爲,我也是一顆珍珠……

                      跟這個黑色家夥打交道已經快三年了,我不否認我喜歡它,但它憑什麽像一把鎖一樣緊緊的拴住我?我的自由權以它爲借口被奪走,不過也正是它,給了我珍珠一般的光彩。

                      在媽媽的監督下,我每天都練6個小時的琴,但這一切都是不情願的。它折磨我的骨節,因爲頻繁的擡起落下,不適應的時候腫的像蘿蔔,指尖在琴鍵上來來回回磨起了老繭。對于一個女生來說,這絕不是什麽值得驕傲的事情。那段時間我順透了它,再加上沉重的課業,快要喘不過氣,而它也故意跟我作對似的越是努力練習,雙手配合的越沒有默契,總是走音,我真不想再繼續。

                      老媽,她並不像《孟母三遷》中的孟母那樣,她有她獨特的方式。記得小的時候很笨,從上幼兒園開始到小學三年級,我的數學都是老媽她一手帶起來的。常常因爲做不出題目,被坐在邊上的老媽而哭鼻子,但每每哭,老媽都會說:“哭什麽哭,哭有用啊,哭了就能做出來啊……”。曾經還因爲怕老媽罵,不敢用手指頭數數,而趁老媽不注意,用眼睛扣著腳趾頭算。

                      老媽生起氣來,教訓的方法,可謂打、罵、扭皆施。由于晚上作業寫不出來,想了很久才寫出,鬧得睡覺睡過了頭,眼看時間來不及了,搞定刷牙洗臉後,扭頭就走,早飯也顧不上。老媽看了就大喊起來:吃不吃?我沒回答,管自己向前。然後,老媽就跑過來扯我頭發,用手掌拍打我,扭我,我只能大哭。“以後還敢不敢?”我沒說話。老媽就拿起掃把用掃把棒來打我,我身體趴在樓梯上任老媽打罵,憋到最後,才說不敢了,我以後不敢了,會吃早飯的。此時,老媽的聲音哽咽了。

                      我想,我明白了。任何人都不能光憑天分索取到什麽好處,要想成爲珍珠就一定要付出代價。從那時開始,我就下定決心努力的學習鋼琴,即使痛到淚水肆意,我都會繼續。

                      窗外的景色一片燦爛,在春雨裏洗過的太陽分外耀眼。連空氣中都沒著泥土的清香,花草在過去的那場雨中舒展開骨骼,成長的格外努力。這麽好的天氣,三地開獎卻始終要摸著那黑白的鍵盤,不能外出散心。

                      關于母愛,總是有那麽一個永恒的話題空間可以讓你填充,續寫發生在你身上的愛。

                      相關文章

                      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