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noscript id="q18rjh"></noscript><table id="q18rjh"></table><legend id="q18rjh"></legend><big id="q18rjh"></big><center id="q18rjh"></center>
      1. <del id="q18rjh"></del><dfn id="q18rjh"></dfn><small id="q18rjh"></small>
        1. <ul id="q18rjh"></ul><ol id="q18rjh"></ol><b id="q18rjh"></b>
          • <tr id="a3421u"><li id="a3421u"></li></tr><legend id="a3421u"><sup id="a3421u"></sup><dfn id="a3421u"></dfn></legend>
                      • <legend id="a3421u"><table id="a3421u"></table><span id="a3421u"></span></legend><form id="a3421u"><table id="a3421u"></table><ol id="a3421u"></ol><small id="a3421u"></small><ol id="a3421u"></ol></form><strong id="a3421u"><dl id="a3421u"></dl><optgroup id="a3421u"></optgroup><pre id="a3421u"></pre></strong>
                        <tfoot id="blugsn"></tfoot><ul id="blugsn"></ul><em id="blugsn"></em>
                        <dt id="blugsn"></dt>
                      • <ul id="blugsn"></ul><strong id="blugsn"></strong>
                          <li id="blugsn"></li>
                        • <ol id="blugsn"></ol><select id="blugsn"></select>

                            您現在的位置是: 首頁>>動態信息

                            內蒙古音樂網-歲月神偷

                              你說,內蒙古音樂網會給你寫信的。多少?你用手比了比,那厚度至少是一部長篇小說。
                              ——題記
                              歲月的長河悄悄流逝,陽光在指尖泛黃,染透你年輕模樣,染透我稚嫩臉龐。
                              你說茉莉花開的時候你就會回來,于是我搬著凳子坐在門前灑滿陰涼的大樹底下等你。我知道春天桃花會開,夏天荷花會開,秋天菊花會開,冬天梅花會開,卻不知哪個季節茉莉花開。于是我就一年四節地等,別的小朋友都去踢毽子玩跳繩了,我也不去。院子外的牆角上全是我用粉筆密密麻麻畫上的橫杠,每一橫就是一年。年少哪知道什麽是等啊,也從不埋怨,燕子來了,知了叫了,秋螽跳過,雪也下過了,一年就輕輕地過去了。後來在一個花繁葉茂的季節裏,你回來了,帶著滿身的疲倦和滄桑,而我卻又去了你曾一次次向往的遠方。
                              南方的冬天沒有刺骨的寒冷,獨自走在石橋上,陽光從遙遠的地方照過來,忽然記起家鄉門前的那個大壩。你也曾經帶著我這樣走著。那時候的你還是那麽年輕,你的眼神望向遠方展翅的雄鷹,你的發迹線沿著風的方向延伸,你的掌心還是炙熱溫暖,你的腳底踩過每一個樹葉碎片。你就這樣走著,好像整個北方都屬于你。而我卻只能躺著,躺在歲月的懷抱裏望向你,懷著滿心好奇。
                              你說,我會給你寫信的,多少?你用手比了比,那厚度至少是一部長篇小說。我偷笑著。後來你真的給我寫信了,整整四頁的信紙密密麻麻鋪滿了你的擔心與思念。工整而一絲不苟的筆劃,來回塗抹重複一遍又一遍的話,絲毫掩蓋不了你的不安與無奈。如此拙劣的話我卻讀了一遍又一遍,讀到滿眼淚花。我又夢見你了,夢見我們又肩並肩地走在家鄉的大壩,你的眼神不再發亮,生活的重擔和歲月一起將你的脊背壓彎,冬日的大雪淹沒了你的滿頭烏發,你的額角開始有了時光的腳印,你攥緊我的雙手,你就這樣走著,這時候,你的北方就只剩下我一個人。我決定回去的時候給你帶一株石斛蘭,一想到你拙劣地收下它又滿眼驚訝的樣子我就想笑。你給的愛就像這石斛的寓意:親切又威嚴。
                              歲月沖掉我幼時年紀,沖掉你烏黑發迹,沖掉我滿臉稚氣,沖掉你偉岸身軀,卻沖不掉你掌心溫暖,我眸裏紅碳。多年以後,我還在你身邊。  

                             爸爸離開我已經有一年多了。在這些日子裏,我整個人似乎已經麻木,痛失親人的悲哀壓得我無法喘息。曾經作爲爸爸朋友的吳永傑,用極其殘忍的手段殺害了我親愛的爸爸。我親愛的爸爸呀!你走時虛歲才33,是那麽的年輕。從此,爸爸每天出現在我的夢裏,不是陪我嬉笑玩耍,就是叮囑我要好好學習,乖乖地聽媽媽的話。爸爸,我無時無刻不在想您。

                            記得去年的11月下旬,有一天我放學回到家裏,看到家中有許許多多的親朋好友,他們的臉上挂滿了淚水,神情很悲哀、很嚴肅。爺爺正和奶奶她們商量著什麽。媽媽看到我回來了,一把把我摟在懷裏大哭了起來……原來,爸爸出事了,永遠的離開了我和媽媽。他被作爲好朋友的吳永傑殘忍地殺害了。吳永傑以做花草生意,資金周轉不靈爲由,向爸爸借了20萬元,到了還款日期,他卻一拖再拖,爲了逃避債務,他就在還款日期的前一天淩晨把爸爸給殺害了。

                            一下子,我就成了一個沒有父親的孩子。我不知道我當時在想些什麽,只知道腦子“嗡”的一片空白,繼而大哭起來。一時間,爸爸平時的好處一一浮現在我的眼前。這時,我才明白,原來爸爸是多麽的疼我,爸爸對我來說,是多麽重要!爸爸,您這一走,叫我們可怎麽辦?您可是我們家裏的頂梁柱呀!家裏一切的大小事務都要靠您。

                            爸爸,我親愛的爸爸,您死得好慘!由于讓您在外面耽擱得太久,都沒有讓您回一趟家,這也成了媽媽心中永遠的痛。

                            爸爸,媽媽到現在還以淚洗面。我知道,媽媽在想念爸爸,也在憂慮以後沒有爸爸的艱難生活。爸爸,您怎麽忍心就這樣扔下我和媽媽,撒手不管呢!我恨吳永傑!我恨死這個殺人不眨眼的大魔頭。爸爸,您放心,血債一定要用血來償還,媽媽也在爲您的事忙碌奔波著,也在忙著爲您的事打官司。就算傾家蕩産,也要把官司打贏,讓凶手得到應有的懲罰。

                            爸爸,不僅我在想您,媽媽在想您,而且我們全家都在想您。您繼續來我的夢中與我見面,好嗎?在以後的生活道路上,我們遇到了困難,您就托夢給我,幫內蒙古音樂網解決,好嗎?

                            爸爸,女兒好想您!

                              你說,內蒙古音樂網會給你寫信的。多少?你用手比了比,那厚度至少是一部長篇小說。
                              ——題記
                              歲月的長河悄悄流逝,陽光在指尖泛黃,染透你年輕模樣,染透我稚嫩臉龐。
                              你說茉莉花開的時候你就會回來,于是我搬著凳子坐在門前灑滿陰涼的大樹底下等你。我知道春天桃花會開,夏天荷花會開,秋天菊花會開,冬天梅花會開,卻不知哪個季節茉莉花開。于是我就一年四節地等,別的小朋友都去踢毽子玩跳繩了,我也不去。院子外的牆角上全是我用粉筆密密麻麻畫上的橫杠,每一橫就是一年。年少哪知道什麽是等啊,也從不埋怨,燕子來了,知了叫了,秋螽跳過,雪也下過了,一年就輕輕地過去了。後來在一個花繁葉茂的季節裏,你回來了,帶著滿身的疲倦和滄桑,而我卻又去了你曾一次次向往的遠方。
                              南方的冬天沒有刺骨的寒冷,獨自走在石橋上,陽光從遙遠的地方照過來,忽然記起家鄉門前的那個大壩。你也曾經帶著我這樣走著。那時候的你還是那麽年輕,你的眼神望向遠方展翅的雄鷹,你的發迹線沿著風的方向延伸,你的掌心還是炙熱溫暖,你的腳底踩過每一個樹葉碎片。你就這樣走著,好像整個北方都屬于你。而我卻只能躺著,躺在歲月的懷抱裏望向你,懷著滿心好奇。
                              你說,我會給你寫信的,多少?你用手比了比,那厚度至少是一部長篇小說。我偷笑著。後來你真的給我寫信了,整整四頁的信紙密密麻麻鋪滿了你的擔心與思念。工整而一絲不苟的筆劃,來回塗抹重複一遍又一遍的話,絲毫掩蓋不了你的不安與無奈。如此拙劣的話我卻讀了一遍又一遍,讀到滿眼淚花。我又夢見你了,夢見我們又肩並肩地走在家鄉的大壩,你的眼神不再發亮,生活的重擔和歲月一起將你的脊背壓彎,冬日的大雪淹沒了你的滿頭烏發,你的額角開始有了時光的腳印,你攥緊我的雙手,你就這樣走著,這時候,你的北方就只剩下我一個人。我決定回去的時候給你帶一株石斛蘭,一想到你拙劣地收下它又滿眼驚訝的樣子我就想笑。你給的愛就像這石斛的寓意:親切又威嚴。
                              歲月沖掉我幼時年紀,沖掉你烏黑發迹,沖掉我滿臉稚氣,沖掉你偉岸身軀,卻沖不掉你掌心溫暖,我眸裏紅碳。多年以後,我還在你身邊。  

                             爸爸離開我已經有一年多了。在這些日子裏,我整個人似乎已經麻木,痛失親人的悲哀壓得我無法喘息。曾經作爲爸爸朋友的吳永傑,用極其殘忍的手段殺害了我親愛的爸爸。我親愛的爸爸呀!你走時虛歲才33,是那麽的年輕。從此,爸爸每天出現在我的夢裏,不是陪我嬉笑玩耍,就是叮囑我要好好學習,乖乖地聽媽媽的話。爸爸,我無時無刻不在想您。

                            記得去年的11月下旬,有一天我放學回到家裏,看到家中有許許多多的親朋好友,他們的臉上挂滿了淚水,神情很悲哀、很嚴肅。爺爺正和奶奶她們商量著什麽。媽媽看到我回來了,一把把我摟在懷裏大哭了起來……原來,爸爸出事了,永遠的離開了我和媽媽。他被作爲好朋友的吳永傑殘忍地殺害了。吳永傑以做花草生意,資金周轉不靈爲由,向爸爸借了20萬元,到了還款日期,他卻一拖再拖,爲了逃避債務,他就在還款日期的前一天淩晨把爸爸給殺害了。

                            一下子,我就成了一個沒有父親的孩子。我不知道我當時在想些什麽,只知道腦子“嗡”的一片空白,繼而大哭起來。一時間,爸爸平時的好處一一浮現在我的眼前。這時,我才明白,原來爸爸是多麽的疼我,爸爸對我來說,是多麽重要!爸爸,您這一走,叫我們可怎麽辦?您可是我們家裏的頂梁柱呀!家裏一切的大小事務都要靠您。

                            爸爸,我親愛的爸爸,您死得好慘!由于讓您在外面耽擱得太久,都沒有讓您回一趟家,這也成了媽媽心中永遠的痛。

                            爸爸,媽媽到現在還以淚洗面。我知道,媽媽在想念爸爸,也在憂慮以後沒有爸爸的艱難生活。爸爸,您怎麽忍心就這樣扔下我和媽媽,撒手不管呢!我恨吳永傑!我恨死這個殺人不眨眼的大魔頭。爸爸,您放心,血債一定要用血來償還,媽媽也在爲您的事忙碌奔波著,也在忙著爲您的事打官司。就算傾家蕩産,也要把官司打贏,讓凶手得到應有的懲罰。

                            爸爸,不僅我在想您,媽媽在想您,而且我們全家都在想您。您繼續來我的夢中與我見面,好嗎?在以後的生活道路上,我們遇到了困難,您就托夢給我,幫內蒙古音樂網解決,好嗎?

                            爸爸,女兒好想您!

                              你說,內蒙古音樂網會給你寫信的。多少?你用手比了比,那厚度至少是一部長篇小說。
                              ——題記
                              歲月的長河悄悄流逝,陽光在指尖泛黃,染透你年輕模樣,染透我稚嫩臉龐。
                              你說茉莉花開的時候你就會回來,于是我搬著凳子坐在門前灑滿陰涼的大樹底下等你。我知道春天桃花會開,夏天荷花會開,秋天菊花會開,冬天梅花會開,卻不知哪個季節茉莉花開。于是我就一年四節地等,別的小朋友都去踢毽子玩跳繩了,我也不去。院子外的牆角上全是我用粉筆密密麻麻畫上的橫杠,每一橫就是一年。年少哪知道什麽是等啊,也從不埋怨,燕子來了,知了叫了,秋螽跳過,雪也下過了,一年就輕輕地過去了。後來在一個花繁葉茂的季節裏,你回來了,帶著滿身的疲倦和滄桑,而我卻又去了你曾一次次向往的遠方。
                              南方的冬天沒有刺骨的寒冷,獨自走在石橋上,陽光從遙遠的地方照過來,忽然記起家鄉門前的那個大壩。你也曾經帶著我這樣走著。那時候的你還是那麽年輕,你的眼神望向遠方展翅的雄鷹,你的發迹線沿著風的方向延伸,你的掌心還是炙熱溫暖,你的腳底踩過每一個樹葉碎片。你就這樣走著,好像整個北方都屬于你。而我卻只能躺著,躺在歲月的懷抱裏望向你,懷著滿心好奇。
                              你說,我會給你寫信的,多少?你用手比了比,那厚度至少是一部長篇小說。我偷笑著。後來你真的給我寫信了,整整四頁的信紙密密麻麻鋪滿了你的擔心與思念。工整而一絲不苟的筆劃,來回塗抹重複一遍又一遍的話,絲毫掩蓋不了你的不安與無奈。如此拙劣的話我卻讀了一遍又一遍,讀到滿眼淚花。我又夢見你了,夢見我們又肩並肩地走在家鄉的大壩,你的眼神不再發亮,生活的重擔和歲月一起將你的脊背壓彎,冬日的大雪淹沒了你的滿頭烏發,你的額角開始有了時光的腳印,你攥緊我的雙手,你就這樣走著,這時候,你的北方就只剩下我一個人。我決定回去的時候給你帶一株石斛蘭,一想到你拙劣地收下它又滿眼驚訝的樣子我就想笑。你給的愛就像這石斛的寓意:親切又威嚴。
                              歲月沖掉我幼時年紀,沖掉你烏黑發迹,沖掉我滿臉稚氣,沖掉你偉岸身軀,卻沖不掉你掌心溫暖,我眸裏紅碳。多年以後,我還在你身邊。  

                             爸爸離開我已經有一年多了。在這些日子裏,我整個人似乎已經麻木,痛失親人的悲哀壓得我無法喘息。曾經作爲爸爸朋友的吳永傑,用極其殘忍的手段殺害了我親愛的爸爸。我親愛的爸爸呀!你走時虛歲才33,是那麽的年輕。從此,爸爸每天出現在我的夢裏,不是陪我嬉笑玩耍,就是叮囑我要好好學習,乖乖地聽媽媽的話。爸爸,我無時無刻不在想您。

                            記得去年的11月下旬,有一天我放學回到家裏,看到家中有許許多多的親朋好友,他們的臉上挂滿了淚水,神情很悲哀、很嚴肅。爺爺正和奶奶她們商量著什麽。媽媽看到我回來了,一把把我摟在懷裏大哭了起來……原來,爸爸出事了,永遠的離開了我和媽媽。他被作爲好朋友的吳永傑殘忍地殺害了。吳永傑以做花草生意,資金周轉不靈爲由,向爸爸借了20萬元,到了還款日期,他卻一拖再拖,爲了逃避債務,他就在還款日期的前一天淩晨把爸爸給殺害了。

                            一下子,我就成了一個沒有父親的孩子。我不知道我當時在想些什麽,只知道腦子“嗡”的一片空白,繼而大哭起來。一時間,爸爸平時的好處一一浮現在我的眼前。這時,我才明白,原來爸爸是多麽的疼我,爸爸對我來說,是多麽重要!爸爸,您這一走,叫我們可怎麽辦?您可是我們家裏的頂梁柱呀!家裏一切的大小事務都要靠您。

                            爸爸,我親愛的爸爸,您死得好慘!由于讓您在外面耽擱得太久,都沒有讓您回一趟家,這也成了媽媽心中永遠的痛。

                            爸爸,媽媽到現在還以淚洗面。我知道,媽媽在想念爸爸,也在憂慮以後沒有爸爸的艱難生活。爸爸,您怎麽忍心就這樣扔下我和媽媽,撒手不管呢!我恨吳永傑!我恨死這個殺人不眨眼的大魔頭。爸爸,您放心,血債一定要用血來償還,媽媽也在爲您的事忙碌奔波著,也在忙著爲您的事打官司。就算傾家蕩産,也要把官司打贏,讓凶手得到應有的懲罰。

                            爸爸,不僅我在想您,媽媽在想您,而且我們全家都在想您。您繼續來我的夢中與我見面,好嗎?在以後的生活道路上,我們遇到了困難,您就托夢給我,幫內蒙古音樂網解決,好嗎?

                            爸爸,女兒好想您!

                            相關文章

                            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