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fn id="8v4l8c"></dfn>
    1. <dfn id="8v4l8c"></dfn><tt id="8v4l8c"></tt><dfn id="8v4l8c"></dfn><em id="8v4l8c"></em>

        您現在的位置是: 首頁>>問卷調查

        娛樂電玩|謝謝你們的友誼,那麽讓人舍不得忘。

        十六歲那一年,女兒在考場上遇到了一道作文題目,題目就一行簡單而寓意深厚的字:“爸爸愛吃魚頭,娛樂電玩從小就知道”,看著這個題目,女兒的思緒飄遠了,小時候,每一次吃飯,爸爸總挑著魚頭魚骨來吃,那時候的她,單純的以爲父親真的是魚頭魚骨的愛好者,所以總會把魚頭魚骨留給父親,而父親每次都沒有多說,而是統統都接受了,可自她懂事以來,每一次吃飯她都會把最肥美的魚肉留給父親,因爲她明白父親之所以愛吃魚頭魚骨,是因爲父親愛她。望著試卷上的這道作文題目,一滴無聲的眼淚悄悄地從女兒的臉頰上滑落,女兒微笑著,拿起載滿愛的筆開始了她的作文。

        後來,考試的成績出來了,在校級裏,女兒的作文名列了第一,在作文下面老師寫到這樣的一句簡單的評語:“字裏行間洋溢著愛”。

        當女兒還不能及時回過神來,父親不知不覺間已站在女兒的面前,父親邊喘氣邊叫著女兒,女兒回過神來問道:“爸爸,你怎麽來了?”父親回答道:“因爲早上我見你沒有把雨傘放進書包,就知道你這個大頭蝦忘記了”,女兒接過雨傘與父親並肩地走在大雨中,但雨傘太小了,滴答滴答……父親和女兒的肩膀都被雨水滲透了,女兒生怕父親讓雨淋濕所以故意把雨傘向父親那邊靠,而父親也怕女兒淋濕會生病,也故意把雨傘推向女兒那一邊,自己的半個身子都露在雨中,就這樣一來二去的,他們終于回到了家,放下雨傘後女兒望了望父親,父親也望了望女兒,兩個濕透的家夥互視著都笑了,這簡單的笑聲中充滿了愛。

        撩起封面,畢業照上五十六張天真的笑臉,在烈日下映照出一種獨特的美。那美,徹人心骨。我仔細打量著每張面孔,抑或熟悉,疑惑陌生,抑或早已記不起。其實,我們只是曾熟悉過。

        浮華若世,與你相隨。

        因爲遇見你們,我的生活不再枯燥無味;因爲遇見你們,我明白了自己想要的原來竟這樣簡單平凡;因爲遇見你們,我懂得了快樂與幸福的涵義。

        翻過畢業照,第一個名字竟那般陌生,我記得那是放在第一張的那個是和自己關系最好的,而現在,娛樂電玩連她都記不起,突然發覺自己的好笑。其實,友誼哪有什麽貴賤之分。

        繁華陌落,終有你陪。

        站在校門前的女兒心裏暗自咒罵到:“下這麽大的雨,是存心不讓人回家嘛!”她苦苦地沉思著,心想:“雨不知道何時才會停,還是冒雨跑回家吧!”正當她做好准備向前沖的時候,在洶洶大雨中她隱約看見遠處有一個撐著雨傘正賣力向自己這方向走來的身影,那身影在大雨中顯得十分瘦弱,賣力的腳步使他看起來東倒西歪的,雖然大雨妨礙了女兒的視線,可仿佛是與生俱來血濃于水的心靈感應,她知道那瘦弱身影的主人,正是與她相處了十五年的父親。

        一個真實的微笑,一個熟悉的記憶,把擁有的思念重新凝望。

        十六歲那一年,女兒在考場上遇到了一道作文題目,題目就一行簡單而寓意深厚的字:“爸爸愛吃魚頭,娛樂電玩從小就知道”,看著這個題目,女兒的思緒飄遠了,小時候,每一次吃飯,爸爸總挑著魚頭魚骨來吃,那時候的她,單純的以爲父親真的是魚頭魚骨的愛好者,所以總會把魚頭魚骨留給父親,而父親每次都沒有多說,而是統統都接受了,可自她懂事以來,每一次吃飯她都會把最肥美的魚肉留給父親,因爲她明白父親之所以愛吃魚頭魚骨,是因爲父親愛她。望著試卷上的這道作文題目,一滴無聲的眼淚悄悄地從女兒的臉頰上滑落,女兒微笑著,拿起載滿愛的筆開始了她的作文。

        後來,考試的成績出來了,在校級裏,女兒的作文名列了第一,在作文下面老師寫到這樣的一句簡單的評語:“字裏行間洋溢著愛”。

        當女兒還不能及時回過神來,父親不知不覺間已站在女兒的面前,父親邊喘氣邊叫著女兒,女兒回過神來問道:“爸爸,你怎麽來了?”父親回答道:“因爲早上我見你沒有把雨傘放進書包,就知道你這個大頭蝦忘記了”,女兒接過雨傘與父親並肩地走在大雨中,但雨傘太小了,滴答滴答……父親和女兒的肩膀都被雨水滲透了,女兒生怕父親讓雨淋濕所以故意把雨傘向父親那邊靠,而父親也怕女兒淋濕會生病,也故意把雨傘推向女兒那一邊,自己的半個身子都露在雨中,就這樣一來二去的,他們終于回到了家,放下雨傘後女兒望了望父親,父親也望了望女兒,兩個濕透的家夥互視著都笑了,這簡單的笑聲中充滿了愛。

        撩起封面,畢業照上五十六張天真的笑臉,在烈日下映照出一種獨特的美。那美,徹人心骨。我仔細打量著每張面孔,抑或熟悉,疑惑陌生,抑或早已記不起。其實,我們只是曾熟悉過。

        浮華若世,與你相隨。

        因爲遇見你們,我的生活不再枯燥無味;因爲遇見你們,我明白了自己想要的原來竟這樣簡單平凡;因爲遇見你們,我懂得了快樂與幸福的涵義。

        翻過畢業照,第一個名字竟那般陌生,我記得那是放在第一張的那個是和自己關系最好的,而現在,娛樂電玩連她都記不起,突然發覺自己的好笑。其實,友誼哪有什麽貴賤之分。

        繁華陌落,終有你陪。

        站在校門前的女兒心裏暗自咒罵到:“下這麽大的雨,是存心不讓人回家嘛!”她苦苦地沉思著,心想:“雨不知道何時才會停,還是冒雨跑回家吧!”正當她做好准備向前沖的時候,在洶洶大雨中她隱約看見遠處有一個撐著雨傘正賣力向自己這方向走來的身影,那身影在大雨中顯得十分瘦弱,賣力的腳步使他看起來東倒西歪的,雖然大雨妨礙了女兒的視線,可仿佛是與生俱來血濃于水的心靈感應,她知道那瘦弱身影的主人,正是與她相處了十五年的父親。

        一個真實的微笑,一個熟悉的記憶,把擁有的思念重新凝望。

        十六歲那一年,女兒在考場上遇到了一道作文題目,題目就一行簡單而寓意深厚的字:“爸爸愛吃魚頭,娛樂電玩從小就知道”,看著這個題目,女兒的思緒飄遠了,小時候,每一次吃飯,爸爸總挑著魚頭魚骨來吃,那時候的她,單純的以爲父親真的是魚頭魚骨的愛好者,所以總會把魚頭魚骨留給父親,而父親每次都沒有多說,而是統統都接受了,可自她懂事以來,每一次吃飯她都會把最肥美的魚肉留給父親,因爲她明白父親之所以愛吃魚頭魚骨,是因爲父親愛她。望著試卷上的這道作文題目,一滴無聲的眼淚悄悄地從女兒的臉頰上滑落,女兒微笑著,拿起載滿愛的筆開始了她的作文。

        後來,考試的成績出來了,在校級裏,女兒的作文名列了第一,在作文下面老師寫到這樣的一句簡單的評語:“字裏行間洋溢著愛”。

        當女兒還不能及時回過神來,父親不知不覺間已站在女兒的面前,父親邊喘氣邊叫著女兒,女兒回過神來問道:“爸爸,你怎麽來了?”父親回答道:“因爲早上我見你沒有把雨傘放進書包,就知道你這個大頭蝦忘記了”,女兒接過雨傘與父親並肩地走在大雨中,但雨傘太小了,滴答滴答……父親和女兒的肩膀都被雨水滲透了,女兒生怕父親讓雨淋濕所以故意把雨傘向父親那邊靠,而父親也怕女兒淋濕會生病,也故意把雨傘推向女兒那一邊,自己的半個身子都露在雨中,就這樣一來二去的,他們終于回到了家,放下雨傘後女兒望了望父親,父親也望了望女兒,兩個濕透的家夥互視著都笑了,這簡單的笑聲中充滿了愛。

        撩起封面,畢業照上五十六張天真的笑臉,在烈日下映照出一種獨特的美。那美,徹人心骨。我仔細打量著每張面孔,抑或熟悉,疑惑陌生,抑或早已記不起。其實,我們只是曾熟悉過。

        浮華若世,與你相隨。

        因爲遇見你們,我的生活不再枯燥無味;因爲遇見你們,我明白了自己想要的原來竟這樣簡單平凡;因爲遇見你們,我懂得了快樂與幸福的涵義。

        翻過畢業照,第一個名字竟那般陌生,我記得那是放在第一張的那個是和自己關系最好的,而現在,娛樂電玩連她都記不起,突然發覺自己的好笑。其實,友誼哪有什麽貴賤之分。

        繁華陌落,終有你陪。

        站在校門前的女兒心裏暗自咒罵到:“下這麽大的雨,是存心不讓人回家嘛!”她苦苦地沉思著,心想:“雨不知道何時才會停,還是冒雨跑回家吧!”正當她做好准備向前沖的時候,在洶洶大雨中她隱約看見遠處有一個撐著雨傘正賣力向自己這方向走來的身影,那身影在大雨中顯得十分瘦弱,賣力的腳步使他看起來東倒西歪的,雖然大雨妨礙了女兒的視線,可仿佛是與生俱來血濃于水的心靈感應,她知道那瘦弱身影的主人,正是與她相處了十五年的父親。

        一個真實的微笑,一個熟悉的記憶,把擁有的思念重新凝望。

        相關文章

        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