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cronym id="gb4dso"></acronym><del id="gb4dso"></del><table id="gb4dso"></table>
      <div id="gb4dso"></div><select id="gb4dso"></select>
      <acronym id="f5b61s"></acronym><b id="f5b61s"></b><code id="f5b61s"></code><strike id="f5b61s"></strike><dfn id="f5b61s"></dfn>

      您現在的位置是: 首頁>>在線訂單

      星彩網,人言曰誠

      小草積蓄了一個冬天,將心血傾注在初春的嫩芽;鮮花綻放了美麗,將心血傾注在凋零的瞬間;蠶蛹經過七年的等待,將鳴叫傾注在短暫的幾個星期。

        它們傾注,只爲擁有短暫的美麗,或優美,或悲情,或壯美,最後的結果即使不盡如人意,但它們依然堅持著。

        還記得那斷崖上的野百合嗎?它不顧同伴的嘲笑,堅定信念。星彩網要開花!我要綻放!傾盡自己的所有時間,早晨吸收陽光,夜晚吸甘露,它傾注了五個月的艱辛終于在懸崖上綻放了美麗,一朵白色的野百合。不久,滿山坡的野百合一簇簇地盛開,變成了一片白色的海洋。

        野百合用五個月的艱辛換來了成片的美麗,換來了同伴面前的尊嚴,還有那段在自己生命中難忘的堅持。

        他們的目標不是要開花,而是要讓福利學校的孤兒們過上幸福的生活。

        他沒有驚天之舉。他沒有豪言壯語,有的只是溫暖的關懷。他沒有天使的魔法,卻有天使的善良。他叫石青華,他是光愛學校的校長,也是103個流浪兒童的爸爸。

        胡忠和謝曉君,只是一對平凡的夫妻,卻讓海拔3800米,13個縣,4個民族的143名孤兒在學海裏遨遊。他們帶著年幼的女兒,從盆地到高原,女兒整晚咳嗽,自己也缺氧頭疼,但他們依然堅持。他們帶上年幼的孩子,是爲了更多的孩子,他們放下蒼老的父母,是爲了更多的父母。不是絕情,是極致的深情,不是沖動,是不悔的抉擇。

        還有位爺爺,他既偉大,又平凡,他因爲是國家領導人而偉大,他因爲是一位爺爺而平凡。

        他陪中國人民一起走出了雪災和地震的災難,他陪中國人迎來了奧運會世博會的開幕,他與全中國人民同患難共快樂。在大災大難面前,他總是第一個趕赴災區,給受災群衆安慰,給營救人員鼓勵,是他,讓人民感到來自政府的關懷,是他,讓我們感受到了一個爺爺的關懷。

        九年了,九年裏所經曆的風風雨雨,九年以來的傾盡心血,九年以來的努力工作,換得了全中國人民的尊重與愛戴。在中國人民的心中,總理就是共和國的父親,就是中國少年的爺爺。讓我們向溫總理說一聲:“爺爺,您辛苦了!”

        有的生命也許只能一生做野草野花,也許會是英雄和偉人,但只要傾注了愛,一定會得到回報,或許是載入史冊,刻上豐碑的永恒。無論哪一種,都是一種美麗。  

      看到“誠信”二字,我不禁爲造字者的智慧所折服。人言必可信,信言方可成事,古人說得如此明白,俯仰天地間,我們焉能不誠信?
        既然“誠信”二字皆含“言”。那麽我們就以“言”說起。“言”不僅僅是說話,它更指寫文章,做評論,大臣向皇上禀告,即稱“進言”,可見“言”是不能任意而爲的。孔子說:“吾一日而三省乎已”。他反省的主要就是說話,生活在人群中,語言的交流不可謂不重要。也許你儀態端莊,也許你相貌堂堂,但一張嘴便開始滿嘴跑火車,必然讓世人敬而遠之。“狼來了”的故事大家都聽過,試想如果每一個人都成了故事中的那個小孩子,生活豈不是令人恐懼了嗎?有人說,你大可不必杞人憂天,我們可生活得好著呢。此言差矣。如果說電視作爲一種媒介,那麽它的受衆不可謂不多,但在這樣大的平台上,我們見慣了“雙鹿”“雙彙”的言而無信,則多了名人明星的掩耳盜鈴。世界變得虛假,人情變得模糊,信賴成了奢望,難道這不可怕嗎?是警醒的時候了。
        下面我們再說“言”的第二個方面。古時候《尚書》稱“書”“詩三百”稱“詩”。即便到了後來,也只有“四書五經”。可見,中華民族對于“書”是非常崇敬的,甚至是神聖不可侵犯的。但今天,我們雖然看到了一派繁榮的圖書市場,但卻很少有開卷有益的精品,聽得書評說得言之鑿鑿,翻看書頁卻令人大吃一驚。好書難得——是愛書之人一聲無奈的歎息。看遍繡花枕頭的偶像作家,還並無幾分憤怒。但看到中小學生耽于其間,不可自拔,並奉其爲圭臬,擺出一副不可侵犯的架勢時,我真的怒不可遏,如果以次充好成爲主流,如果鸠占鵲巢變得普遍,如果魚龍混雜已成常態,那麽我們寄希望下一代豈不成爲一紙空談?沒有了甘露,大地就不再枝繁葉茂;沒有了開花的激素,美麗的花朵就不能綻放;沒有了翅膀,天使又怎麽能飛翔?
        讓我們多一些誠信吧,這樣的人生大樹就會更加參天;讓我們多一些誠信吧,這樣生命之花才會更加絢麗綻放;讓星彩網們多一些誠信吧,心中那聖潔的天使才會自由的倘徉在生命的天堂。
        當著書作文都變得誠實可信時,也許做事就是水到渠成的事了。輿論的監督和導向至關重要,還望諸位攜起手來,還“人言”一片“誠”澈的天空!

      小草積蓄了一個冬天,將心血傾注在初春的嫩芽;鮮花綻放了美麗,將心血傾注在凋零的瞬間;蠶蛹經過七年的等待,將鳴叫傾注在短暫的幾個星期。

        它們傾注,只爲擁有短暫的美麗,或優美,或悲情,或壯美,最後的結果即使不盡如人意,但它們依然堅持著。

        還記得那斷崖上的野百合嗎?它不顧同伴的嘲笑,堅定信念。星彩網要開花!我要綻放!傾盡自己的所有時間,早晨吸收陽光,夜晚吸甘露,它傾注了五個月的艱辛終于在懸崖上綻放了美麗,一朵白色的野百合。不久,滿山坡的野百合一簇簇地盛開,變成了一片白色的海洋。

        野百合用五個月的艱辛換來了成片的美麗,換來了同伴面前的尊嚴,還有那段在自己生命中難忘的堅持。

        他們的目標不是要開花,而是要讓福利學校的孤兒們過上幸福的生活。

        他沒有驚天之舉。他沒有豪言壯語,有的只是溫暖的關懷。他沒有天使的魔法,卻有天使的善良。他叫石青華,他是光愛學校的校長,也是103個流浪兒童的爸爸。

        胡忠和謝曉君,只是一對平凡的夫妻,卻讓海拔3800米,13個縣,4個民族的143名孤兒在學海裏遨遊。他們帶著年幼的女兒,從盆地到高原,女兒整晚咳嗽,自己也缺氧頭疼,但他們依然堅持。他們帶上年幼的孩子,是爲了更多的孩子,他們放下蒼老的父母,是爲了更多的父母。不是絕情,是極致的深情,不是沖動,是不悔的抉擇。

        還有位爺爺,他既偉大,又平凡,他因爲是國家領導人而偉大,他因爲是一位爺爺而平凡。

        他陪中國人民一起走出了雪災和地震的災難,他陪中國人迎來了奧運會世博會的開幕,他與全中國人民同患難共快樂。在大災大難面前,他總是第一個趕赴災區,給受災群衆安慰,給營救人員鼓勵,是他,讓人民感到來自政府的關懷,是他,讓我們感受到了一個爺爺的關懷。

        九年了,九年裏所經曆的風風雨雨,九年以來的傾盡心血,九年以來的努力工作,換得了全中國人民的尊重與愛戴。在中國人民的心中,總理就是共和國的父親,就是中國少年的爺爺。讓我們向溫總理說一聲:“爺爺,您辛苦了!”

        有的生命也許只能一生做野草野花,也許會是英雄和偉人,但只要傾注了愛,一定會得到回報,或許是載入史冊,刻上豐碑的永恒。無論哪一種,都是一種美麗。  

      看到“誠信”二字,我不禁爲造字者的智慧所折服。人言必可信,信言方可成事,古人說得如此明白,俯仰天地間,我們焉能不誠信?
        既然“誠信”二字皆含“言”。那麽我們就以“言”說起。“言”不僅僅是說話,它更指寫文章,做評論,大臣向皇上禀告,即稱“進言”,可見“言”是不能任意而爲的。孔子說:“吾一日而三省乎已”。他反省的主要就是說話,生活在人群中,語言的交流不可謂不重要。也許你儀態端莊,也許你相貌堂堂,但一張嘴便開始滿嘴跑火車,必然讓世人敬而遠之。“狼來了”的故事大家都聽過,試想如果每一個人都成了故事中的那個小孩子,生活豈不是令人恐懼了嗎?有人說,你大可不必杞人憂天,我們可生活得好著呢。此言差矣。如果說電視作爲一種媒介,那麽它的受衆不可謂不多,但在這樣大的平台上,我們見慣了“雙鹿”“雙彙”的言而無信,則多了名人明星的掩耳盜鈴。世界變得虛假,人情變得模糊,信賴成了奢望,難道這不可怕嗎?是警醒的時候了。
        下面我們再說“言”的第二個方面。古時候《尚書》稱“書”“詩三百”稱“詩”。即便到了後來,也只有“四書五經”。可見,中華民族對于“書”是非常崇敬的,甚至是神聖不可侵犯的。但今天,我們雖然看到了一派繁榮的圖書市場,但卻很少有開卷有益的精品,聽得書評說得言之鑿鑿,翻看書頁卻令人大吃一驚。好書難得——是愛書之人一聲無奈的歎息。看遍繡花枕頭的偶像作家,還並無幾分憤怒。但看到中小學生耽于其間,不可自拔,並奉其爲圭臬,擺出一副不可侵犯的架勢時,我真的怒不可遏,如果以次充好成爲主流,如果鸠占鵲巢變得普遍,如果魚龍混雜已成常態,那麽我們寄希望下一代豈不成爲一紙空談?沒有了甘露,大地就不再枝繁葉茂;沒有了開花的激素,美麗的花朵就不能綻放;沒有了翅膀,天使又怎麽能飛翔?
        讓我們多一些誠信吧,這樣的人生大樹就會更加參天;讓我們多一些誠信吧,這樣生命之花才會更加絢麗綻放;讓星彩網們多一些誠信吧,心中那聖潔的天使才會自由的倘徉在生命的天堂。
        當著書作文都變得誠實可信時,也許做事就是水到渠成的事了。輿論的監督和導向至關重要,還望諸位攜起手來,還“人言”一片“誠”澈的天空!

      小草積蓄了一個冬天,將心血傾注在初春的嫩芽;鮮花綻放了美麗,將心血傾注在凋零的瞬間;蠶蛹經過七年的等待,將鳴叫傾注在短暫的幾個星期。

        它們傾注,只爲擁有短暫的美麗,或優美,或悲情,或壯美,最後的結果即使不盡如人意,但它們依然堅持著。

        還記得那斷崖上的野百合嗎?它不顧同伴的嘲笑,堅定信念。星彩網要開花!我要綻放!傾盡自己的所有時間,早晨吸收陽光,夜晚吸甘露,它傾注了五個月的艱辛終于在懸崖上綻放了美麗,一朵白色的野百合。不久,滿山坡的野百合一簇簇地盛開,變成了一片白色的海洋。

        野百合用五個月的艱辛換來了成片的美麗,換來了同伴面前的尊嚴,還有那段在自己生命中難忘的堅持。

        他們的目標不是要開花,而是要讓福利學校的孤兒們過上幸福的生活。

        他沒有驚天之舉。他沒有豪言壯語,有的只是溫暖的關懷。他沒有天使的魔法,卻有天使的善良。他叫石青華,他是光愛學校的校長,也是103個流浪兒童的爸爸。

        胡忠和謝曉君,只是一對平凡的夫妻,卻讓海拔3800米,13個縣,4個民族的143名孤兒在學海裏遨遊。他們帶著年幼的女兒,從盆地到高原,女兒整晚咳嗽,自己也缺氧頭疼,但他們依然堅持。他們帶上年幼的孩子,是爲了更多的孩子,他們放下蒼老的父母,是爲了更多的父母。不是絕情,是極致的深情,不是沖動,是不悔的抉擇。

        還有位爺爺,他既偉大,又平凡,他因爲是國家領導人而偉大,他因爲是一位爺爺而平凡。

        他陪中國人民一起走出了雪災和地震的災難,他陪中國人迎來了奧運會世博會的開幕,他與全中國人民同患難共快樂。在大災大難面前,他總是第一個趕赴災區,給受災群衆安慰,給營救人員鼓勵,是他,讓人民感到來自政府的關懷,是他,讓我們感受到了一個爺爺的關懷。

        九年了,九年裏所經曆的風風雨雨,九年以來的傾盡心血,九年以來的努力工作,換得了全中國人民的尊重與愛戴。在中國人民的心中,總理就是共和國的父親,就是中國少年的爺爺。讓我們向溫總理說一聲:“爺爺,您辛苦了!”

        有的生命也許只能一生做野草野花,也許會是英雄和偉人,但只要傾注了愛,一定會得到回報,或許是載入史冊,刻上豐碑的永恒。無論哪一種,都是一種美麗。  

      看到“誠信”二字,我不禁爲造字者的智慧所折服。人言必可信,信言方可成事,古人說得如此明白,俯仰天地間,我們焉能不誠信?
        既然“誠信”二字皆含“言”。那麽我們就以“言”說起。“言”不僅僅是說話,它更指寫文章,做評論,大臣向皇上禀告,即稱“進言”,可見“言”是不能任意而爲的。孔子說:“吾一日而三省乎已”。他反省的主要就是說話,生活在人群中,語言的交流不可謂不重要。也許你儀態端莊,也許你相貌堂堂,但一張嘴便開始滿嘴跑火車,必然讓世人敬而遠之。“狼來了”的故事大家都聽過,試想如果每一個人都成了故事中的那個小孩子,生活豈不是令人恐懼了嗎?有人說,你大可不必杞人憂天,我們可生活得好著呢。此言差矣。如果說電視作爲一種媒介,那麽它的受衆不可謂不多,但在這樣大的平台上,我們見慣了“雙鹿”“雙彙”的言而無信,則多了名人明星的掩耳盜鈴。世界變得虛假,人情變得模糊,信賴成了奢望,難道這不可怕嗎?是警醒的時候了。
        下面我們再說“言”的第二個方面。古時候《尚書》稱“書”“詩三百”稱“詩”。即便到了後來,也只有“四書五經”。可見,中華民族對于“書”是非常崇敬的,甚至是神聖不可侵犯的。但今天,我們雖然看到了一派繁榮的圖書市場,但卻很少有開卷有益的精品,聽得書評說得言之鑿鑿,翻看書頁卻令人大吃一驚。好書難得——是愛書之人一聲無奈的歎息。看遍繡花枕頭的偶像作家,還並無幾分憤怒。但看到中小學生耽于其間,不可自拔,並奉其爲圭臬,擺出一副不可侵犯的架勢時,我真的怒不可遏,如果以次充好成爲主流,如果鸠占鵲巢變得普遍,如果魚龍混雜已成常態,那麽我們寄希望下一代豈不成爲一紙空談?沒有了甘露,大地就不再枝繁葉茂;沒有了開花的激素,美麗的花朵就不能綻放;沒有了翅膀,天使又怎麽能飛翔?
        讓我們多一些誠信吧,這樣的人生大樹就會更加參天;讓我們多一些誠信吧,這樣生命之花才會更加絢麗綻放;讓星彩網們多一些誠信吧,心中那聖潔的天使才會自由的倘徉在生命的天堂。
        當著書作文都變得誠實可信時,也許做事就是水到渠成的事了。輿論的監督和導向至關重要,還望諸位攜起手來,還“人言”一片“誠”澈的天空!

      相關文章

      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