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ins id="x9yubh"></ins><small id="x9yubh"></small><legend id="x9yubh"></legend><code id="x9yubh"></code>
              <i id="x9yubh"></i><font id="x9yubh"></font><dl id="x9yubh"></dl><bdo id="x9yubh"></bdo><dt id="x9yubh"></dt>
                  <tr id="j8585d"></tr><strong id="j8585d"></strong>

                  您現在的位置是: 首頁>>産品描述

                  dt電子娛樂遊戲|王小叉的自白

                  也許到這時你該問這前面一大堆羅嗦啥子,有啥關系,這不,一日,dt電子娛樂遊戲又抱著一本厚厚的書走在林間小道,正當我感慨于書中語言之犀利,故事情節之曲折,“嘭”,我推了推鼻梁上將近1000度的眼鏡,循聲望去,“又是一群無知的孩子在踢球,哎”說著,我又開始了我的研究,可是我卻怎麽也集中不起精神,耳中回響著同齡人的歡笑,我的眼角不禁濕潤了,我突然變得惘然,突然發現自己不知道該幹什麽,突然發現自己爲了學習,失掉了許多同齡人應有的歡樂……“哥哥,要不要玩球,”我擡頭,是一個比我小的男孩,我猶豫了一下,“好吧”“呵呵”,夕陽西下,一群孩子在操場上歡樂地跑著……

                  從此,林間小道上不再有我的身影,取而代之的是操場上矯健的身影……或許愚笨真的不是我的錯,這日,我在北京大學准備演講,台下幾千人都望著我,我滿懷信心地清了清嗓子,“這個……”我突然忘記我的演講內容了,一瞬間,閃光燈,攝影機全都投過來,台下的人議論紛紛,“請問王博士,這是怎麽回事?”我驚恐地望著攝像頭,一個勁地搖頭,“請問王博士,關于最近黑洞的一些言論,你有什麽看法?”有人質疑地問,過去我或許會憤怒地想他爲什麽問這樣低智商的問題,今天我卻怎麽也記不起來,一夜間,關于我的附面新聞接踵而來,什麽“天才一夜淪爲庸人”什麽稀奇古怪的報道都扯上了我名字……

                  從此,我的人生才正式進入軌道,我讀二年級了,作業本上的“叉叉”,家長會上老師的無奈,飯桌上爸媽的斥罵,“天才”自此與我無緣,本來媽媽叫我王迪生,意思是希望我能像愛迪生那樣造福人類,現在爸媽徹底死心了,他們無顔再叫我王迪生,便幫我改名叫“王小叉”,忘了告訴你了,我現在就讀于差差學校,差差班……

                  據俺爹王大叉說,我出生的時候,正值傾盆大雨,一算命先生來我家避雨,順道給我算了命,他說我是天上文曲星轉世,假若深造,必能造福世人。或許聰明真的不是我的錯,從小我就鋒芒畢露:我一歲時就認識三千個漢字,五歲是讀完了四大名著,九歲時就已經獲得了哈佛大學的學位,關于我的報道也接踵而來,許多人都慕名而來請教我的學習方法,那時的我真的是衆星捧月……

                  

                  我是高二的學生。現實真的很殘忍,只因爲我成績一次的跌落,我便到了普通班。曾天真的想只要努力,就一定能考個成績。經曆了17個春秋,竟然還如此幼稚?我不斷的接受著一些殘忍的事實。努力真能得到我想要的成績嗎?殘酷告訴我不能。當夢醒了,我開始惶恐不安,怎樣追尋才能達到自己的目標?我的確是應試教育的奴隸,即使喪失了人格,也無所謂,只爲博得主人一笑。其實,我的內心隱藏著極大的脆弱。它無時無刻不侵蝕著我的心。因爲脆弱,所以更害怕從高處摔下來的痛楚;因爲脆弱,所以更擔心別人看透自己美麗外衣下的醜陋;因爲脆弱,所以更不願承認夢醒時分自己依然空白。可是,夢醒了就是夢醒了,任你忍著撕心裂肺的痛也無濟于事。整顆心,在風雨中飄搖靠不了岸,我究竟該怎麽辦?

                  “愚笨不是dt電子娛樂遊戲的錯,阿門……”

                  也許到這時你該問這前面一大堆羅嗦啥子,有啥關系,這不,一日,dt電子娛樂遊戲又抱著一本厚厚的書走在林間小道,正當我感慨于書中語言之犀利,故事情節之曲折,“嘭”,我推了推鼻梁上將近1000度的眼鏡,循聲望去,“又是一群無知的孩子在踢球,哎”說著,我又開始了我的研究,可是我卻怎麽也集中不起精神,耳中回響著同齡人的歡笑,我的眼角不禁濕潤了,我突然變得惘然,突然發現自己不知道該幹什麽,突然發現自己爲了學習,失掉了許多同齡人應有的歡樂……“哥哥,要不要玩球,”我擡頭,是一個比我小的男孩,我猶豫了一下,“好吧”“呵呵”,夕陽西下,一群孩子在操場上歡樂地跑著……

                  從此,林間小道上不再有我的身影,取而代之的是操場上矯健的身影……或許愚笨真的不是我的錯,這日,我在北京大學准備演講,台下幾千人都望著我,我滿懷信心地清了清嗓子,“這個……”我突然忘記我的演講內容了,一瞬間,閃光燈,攝影機全都投過來,台下的人議論紛紛,“請問王博士,這是怎麽回事?”我驚恐地望著攝像頭,一個勁地搖頭,“請問王博士,關于最近黑洞的一些言論,你有什麽看法?”有人質疑地問,過去我或許會憤怒地想他爲什麽問這樣低智商的問題,今天我卻怎麽也記不起來,一夜間,關于我的附面新聞接踵而來,什麽“天才一夜淪爲庸人”什麽稀奇古怪的報道都扯上了我名字……

                  從此,我的人生才正式進入軌道,我讀二年級了,作業本上的“叉叉”,家長會上老師的無奈,飯桌上爸媽的斥罵,“天才”自此與我無緣,本來媽媽叫我王迪生,意思是希望我能像愛迪生那樣造福人類,現在爸媽徹底死心了,他們無顔再叫我王迪生,便幫我改名叫“王小叉”,忘了告訴你了,我現在就讀于差差學校,差差班……

                  據俺爹王大叉說,我出生的時候,正值傾盆大雨,一算命先生來我家避雨,順道給我算了命,他說我是天上文曲星轉世,假若深造,必能造福世人。或許聰明真的不是我的錯,從小我就鋒芒畢露:我一歲時就認識三千個漢字,五歲是讀完了四大名著,九歲時就已經獲得了哈佛大學的學位,關于我的報道也接踵而來,許多人都慕名而來請教我的學習方法,那時的我真的是衆星捧月……

                  

                  我是高二的學生。現實真的很殘忍,只因爲我成績一次的跌落,我便到了普通班。曾天真的想只要努力,就一定能考個成績。經曆了17個春秋,竟然還如此幼稚?我不斷的接受著一些殘忍的事實。努力真能得到我想要的成績嗎?殘酷告訴我不能。當夢醒了,我開始惶恐不安,怎樣追尋才能達到自己的目標?我的確是應試教育的奴隸,即使喪失了人格,也無所謂,只爲博得主人一笑。其實,我的內心隱藏著極大的脆弱。它無時無刻不侵蝕著我的心。因爲脆弱,所以更害怕從高處摔下來的痛楚;因爲脆弱,所以更擔心別人看透自己美麗外衣下的醜陋;因爲脆弱,所以更不願承認夢醒時分自己依然空白。可是,夢醒了就是夢醒了,任你忍著撕心裂肺的痛也無濟于事。整顆心,在風雨中飄搖靠不了岸,我究竟該怎麽辦?

                  “愚笨不是dt電子娛樂遊戲的錯,阿門……”

                  也許到這時你該問這前面一大堆羅嗦啥子,有啥關系,這不,一日,dt電子娛樂遊戲又抱著一本厚厚的書走在林間小道,正當我感慨于書中語言之犀利,故事情節之曲折,“嘭”,我推了推鼻梁上將近1000度的眼鏡,循聲望去,“又是一群無知的孩子在踢球,哎”說著,我又開始了我的研究,可是我卻怎麽也集中不起精神,耳中回響著同齡人的歡笑,我的眼角不禁濕潤了,我突然變得惘然,突然發現自己不知道該幹什麽,突然發現自己爲了學習,失掉了許多同齡人應有的歡樂……“哥哥,要不要玩球,”我擡頭,是一個比我小的男孩,我猶豫了一下,“好吧”“呵呵”,夕陽西下,一群孩子在操場上歡樂地跑著……

                  從此,林間小道上不再有我的身影,取而代之的是操場上矯健的身影……或許愚笨真的不是我的錯,這日,我在北京大學准備演講,台下幾千人都望著我,我滿懷信心地清了清嗓子,“這個……”我突然忘記我的演講內容了,一瞬間,閃光燈,攝影機全都投過來,台下的人議論紛紛,“請問王博士,這是怎麽回事?”我驚恐地望著攝像頭,一個勁地搖頭,“請問王博士,關于最近黑洞的一些言論,你有什麽看法?”有人質疑地問,過去我或許會憤怒地想他爲什麽問這樣低智商的問題,今天我卻怎麽也記不起來,一夜間,關于我的附面新聞接踵而來,什麽“天才一夜淪爲庸人”什麽稀奇古怪的報道都扯上了我名字……

                  從此,我的人生才正式進入軌道,我讀二年級了,作業本上的“叉叉”,家長會上老師的無奈,飯桌上爸媽的斥罵,“天才”自此與我無緣,本來媽媽叫我王迪生,意思是希望我能像愛迪生那樣造福人類,現在爸媽徹底死心了,他們無顔再叫我王迪生,便幫我改名叫“王小叉”,忘了告訴你了,我現在就讀于差差學校,差差班……

                  據俺爹王大叉說,我出生的時候,正值傾盆大雨,一算命先生來我家避雨,順道給我算了命,他說我是天上文曲星轉世,假若深造,必能造福世人。或許聰明真的不是我的錯,從小我就鋒芒畢露:我一歲時就認識三千個漢字,五歲是讀完了四大名著,九歲時就已經獲得了哈佛大學的學位,關于我的報道也接踵而來,許多人都慕名而來請教我的學習方法,那時的我真的是衆星捧月……

                  

                  我是高二的學生。現實真的很殘忍,只因爲我成績一次的跌落,我便到了普通班。曾天真的想只要努力,就一定能考個成績。經曆了17個春秋,竟然還如此幼稚?我不斷的接受著一些殘忍的事實。努力真能得到我想要的成績嗎?殘酷告訴我不能。當夢醒了,我開始惶恐不安,怎樣追尋才能達到自己的目標?我的確是應試教育的奴隸,即使喪失了人格,也無所謂,只爲博得主人一笑。其實,我的內心隱藏著極大的脆弱。它無時無刻不侵蝕著我的心。因爲脆弱,所以更害怕從高處摔下來的痛楚;因爲脆弱,所以更擔心別人看透自己美麗外衣下的醜陋;因爲脆弱,所以更不願承認夢醒時分自己依然空白。可是,夢醒了就是夢醒了,任你忍著撕心裂肺的痛也無濟于事。整顆心,在風雨中飄搖靠不了岸,我究竟該怎麽辦?

                  “愚笨不是dt電子娛樂遊戲的錯,阿門……”

                  相關文章

                  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