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l id="36f4tx"></dl><dfn id="36f4tx"></dfn>

      您現在的位置是: 首頁>>設爲首頁

      多情網/秋思

      哀秋又是一個秋,淒涼的秋。秋,是否也會有自己的哀歎呢?多情網不喜歡這個季節,單調的讓人難受,單調的讓人睡不著,恨不得罵他一句;“秋天,你怎麽還不走?”不像春天,寒風中成長著令人憐愛的生機;不像夏天,綠油油的耀人的眼;更不像冬天,一群人裹得像個企鵝似的在雪地裏搖搖晃晃得走。而秋呢?除了滿地的樹葉,光禿禿的樹幹,還有什麽呢?最令我氣惱的,還不是這個,是秋天的被窩。秋天的被窩已經像冬天一樣有點涼了,但還不至于像冬天一樣哆哆嗦嗦的進被窩,靠體溫就很快暖和了。這個時候,蓋夏天的被子有些涼,蓋冬天的被子卻捂了一身臭汗,迫于無奈,我只好蓋著冬天的被子把腳伸出來,可是還是經常翻來覆去睡不著。我甚至懷疑過自己,像崔永元那樣抑郁了。翻開曆史的書卷,跟我有同感的人還真不少,大多是文人,還有不少大家。不過他們好像不是睡眠的問題,而是托物言志。這個秋天還真是可憐,那些落魄的書生、士人把一肚子苦水都吐到他臉上,完完全全把秋天當成了掃把星。也怪封建統治者把考試設置在了秋天,讓秋天比窦娥還冤。他說什麽了嗎,他做什麽了嗎?那些沒有膽量的儒生,沒本事去向天子發火,卻肆無忌憚的騎在秋的頭上,一味的指責他。秋沒有像冬天一樣發脾氣,把一個個“之乎者也”的書生凍得哆哆嗦嗦的寫不出字來,壞笑著說:“你罵我啊,盡情的罵,你不是要金榜題名嗎,我讓你練字都寫不出來!”秋不會的,秋是最善良的季節。秋的確是最善良的季節,她總是默默地承受這一切。像一位受盡婆婆欺淩的媳婦,默默的流淚,默默地耕織,默默的忍受著。他來的時候,帶來的是收獲和果實;他走的時候,帶走的是凡夫俗子的非議和唾沫。他讓辛苦了一年的農民喜笑顔開,他讓頑皮的孩子踩著枯葉“嘎吱”“嘎吱”快樂地跑,他讓遭受挫折的讀書人有了發泄的機會。“我言秋日勝春朝”,秋是最好的季節,沒有去刻意炫耀,也沒有去亂發脾氣,只會默默的付出,默默地奉獻。走出門去,大吸一口秋天特有的涼絲絲的空氣,看披著白霜的樹木和一池姿態各異的殘荷。秋很美,他的勤勞掩蓋了她的風韻,“精妙世無雙”,她的美,毫不亞于花枝招展的春。反而更多了幾分樸素,幾分淡雅。走出門去,你會發現:秋,也別有一番風韻。轉眼又到秋天,不知道今天的她會不會有淚痕?

      當一柱香在此刻悄然焚起;當用盡心底甯靜廖燃的光輝默誦著天緣眷顧;當一切的一切皆化做塵埃落定。相思千年的淚水,終歸染透了漫漫清空。歲月凝重的塵雲,此刻再也不是靜息。相思千年後的今夜,人又窒息于亘古的記憶中。

      飛花,總飄一席情思;

      憶起那個昨夜星空。誠心的一願讓童年的純真將星空點綴得更美。孩子的童話裏始終都有真的笑、真的淚、真的苦、真的甜。一只螞蚱、一疊紙牌,甚至一架折紙飛機,都可以是其中的一份。純真、幼稚似就是童年的專有。除卻了快樂還是快樂。今夜星辰依舊惟美,只是那份童真難再。今朝的我,亦只能對時光的飛逝作一次慨歎。人至青年,童年已成爲了夢。這些已故的美好,亦只能作爲自己曾經的精彩。

      流水,總帶一宵回憶。

      憶起你我相遇相知。孤獨從此揚身長去,平淡之中終有了星的璀璨、花的芬芳。我們堅信有緣千裏不遠,有情一線可牽。相知是情,相逢是緣。一線情緣將你我牽作一世友人。從此不再有“山中多石少真玉,世間人稠缺知音”的慨歎。我們一起醉飲月下、亂舞春秋。卻不堪好花美麗不常開,好景迷人不常在。別離的舞曲裏,你多情網依舊亂舞。天涯可共的情誼,卻是永世難忘。

      哀秋又是一個秋,淒涼的秋。秋,是否也會有自己的哀歎呢?多情網不喜歡這個季節,單調的讓人難受,單調的讓人睡不著,恨不得罵他一句;“秋天,你怎麽還不走?”不像春天,寒風中成長著令人憐愛的生機;不像夏天,綠油油的耀人的眼;更不像冬天,一群人裹得像個企鵝似的在雪地裏搖搖晃晃得走。而秋呢?除了滿地的樹葉,光禿禿的樹幹,還有什麽呢?最令我氣惱的,還不是這個,是秋天的被窩。秋天的被窩已經像冬天一樣有點涼了,但還不至于像冬天一樣哆哆嗦嗦的進被窩,靠體溫就很快暖和了。這個時候,蓋夏天的被子有些涼,蓋冬天的被子卻捂了一身臭汗,迫于無奈,我只好蓋著冬天的被子把腳伸出來,可是還是經常翻來覆去睡不著。我甚至懷疑過自己,像崔永元那樣抑郁了。翻開曆史的書卷,跟我有同感的人還真不少,大多是文人,還有不少大家。不過他們好像不是睡眠的問題,而是托物言志。這個秋天還真是可憐,那些落魄的書生、士人把一肚子苦水都吐到他臉上,完完全全把秋天當成了掃把星。也怪封建統治者把考試設置在了秋天,讓秋天比窦娥還冤。他說什麽了嗎,他做什麽了嗎?那些沒有膽量的儒生,沒本事去向天子發火,卻肆無忌憚的騎在秋的頭上,一味的指責他。秋沒有像冬天一樣發脾氣,把一個個“之乎者也”的書生凍得哆哆嗦嗦的寫不出字來,壞笑著說:“你罵我啊,盡情的罵,你不是要金榜題名嗎,我讓你練字都寫不出來!”秋不會的,秋是最善良的季節。秋的確是最善良的季節,她總是默默地承受這一切。像一位受盡婆婆欺淩的媳婦,默默的流淚,默默地耕織,默默的忍受著。他來的時候,帶來的是收獲和果實;他走的時候,帶走的是凡夫俗子的非議和唾沫。他讓辛苦了一年的農民喜笑顔開,他讓頑皮的孩子踩著枯葉“嘎吱”“嘎吱”快樂地跑,他讓遭受挫折的讀書人有了發泄的機會。“我言秋日勝春朝”,秋是最好的季節,沒有去刻意炫耀,也沒有去亂發脾氣,只會默默的付出,默默地奉獻。走出門去,大吸一口秋天特有的涼絲絲的空氣,看披著白霜的樹木和一池姿態各異的殘荷。秋很美,他的勤勞掩蓋了她的風韻,“精妙世無雙”,她的美,毫不亞于花枝招展的春。反而更多了幾分樸素,幾分淡雅。走出門去,你會發現:秋,也別有一番風韻。轉眼又到秋天,不知道今天的她會不會有淚痕?

      當一柱香在此刻悄然焚起;當用盡心底甯靜廖燃的光輝默誦著天緣眷顧;當一切的一切皆化做塵埃落定。相思千年的淚水,終歸染透了漫漫清空。歲月凝重的塵雲,此刻再也不是靜息。相思千年後的今夜,人又窒息于亘古的記憶中。

      飛花,總飄一席情思;

      憶起那個昨夜星空。誠心的一願讓童年的純真將星空點綴得更美。孩子的童話裏始終都有真的笑、真的淚、真的苦、真的甜。一只螞蚱、一疊紙牌,甚至一架折紙飛機,都可以是其中的一份。純真、幼稚似就是童年的專有。除卻了快樂還是快樂。今夜星辰依舊惟美,只是那份童真難再。今朝的我,亦只能對時光的飛逝作一次慨歎。人至青年,童年已成爲了夢。這些已故的美好,亦只能作爲自己曾經的精彩。

      流水,總帶一宵回憶。

      憶起你我相遇相知。孤獨從此揚身長去,平淡之中終有了星的璀璨、花的芬芳。我們堅信有緣千裏不遠,有情一線可牽。相知是情,相逢是緣。一線情緣將你我牽作一世友人。從此不再有“山中多石少真玉,世間人稠缺知音”的慨歎。我們一起醉飲月下、亂舞春秋。卻不堪好花美麗不常開,好景迷人不常在。別離的舞曲裏,你多情網依舊亂舞。天涯可共的情誼,卻是永世難忘。

      哀秋又是一個秋,淒涼的秋。秋,是否也會有自己的哀歎呢?多情網不喜歡這個季節,單調的讓人難受,單調的讓人睡不著,恨不得罵他一句;“秋天,你怎麽還不走?”不像春天,寒風中成長著令人憐愛的生機;不像夏天,綠油油的耀人的眼;更不像冬天,一群人裹得像個企鵝似的在雪地裏搖搖晃晃得走。而秋呢?除了滿地的樹葉,光禿禿的樹幹,還有什麽呢?最令我氣惱的,還不是這個,是秋天的被窩。秋天的被窩已經像冬天一樣有點涼了,但還不至于像冬天一樣哆哆嗦嗦的進被窩,靠體溫就很快暖和了。這個時候,蓋夏天的被子有些涼,蓋冬天的被子卻捂了一身臭汗,迫于無奈,我只好蓋著冬天的被子把腳伸出來,可是還是經常翻來覆去睡不著。我甚至懷疑過自己,像崔永元那樣抑郁了。翻開曆史的書卷,跟我有同感的人還真不少,大多是文人,還有不少大家。不過他們好像不是睡眠的問題,而是托物言志。這個秋天還真是可憐,那些落魄的書生、士人把一肚子苦水都吐到他臉上,完完全全把秋天當成了掃把星。也怪封建統治者把考試設置在了秋天,讓秋天比窦娥還冤。他說什麽了嗎,他做什麽了嗎?那些沒有膽量的儒生,沒本事去向天子發火,卻肆無忌憚的騎在秋的頭上,一味的指責他。秋沒有像冬天一樣發脾氣,把一個個“之乎者也”的書生凍得哆哆嗦嗦的寫不出字來,壞笑著說:“你罵我啊,盡情的罵,你不是要金榜題名嗎,我讓你練字都寫不出來!”秋不會的,秋是最善良的季節。秋的確是最善良的季節,她總是默默地承受這一切。像一位受盡婆婆欺淩的媳婦,默默的流淚,默默地耕織,默默的忍受著。他來的時候,帶來的是收獲和果實;他走的時候,帶走的是凡夫俗子的非議和唾沫。他讓辛苦了一年的農民喜笑顔開,他讓頑皮的孩子踩著枯葉“嘎吱”“嘎吱”快樂地跑,他讓遭受挫折的讀書人有了發泄的機會。“我言秋日勝春朝”,秋是最好的季節,沒有去刻意炫耀,也沒有去亂發脾氣,只會默默的付出,默默地奉獻。走出門去,大吸一口秋天特有的涼絲絲的空氣,看披著白霜的樹木和一池姿態各異的殘荷。秋很美,他的勤勞掩蓋了她的風韻,“精妙世無雙”,她的美,毫不亞于花枝招展的春。反而更多了幾分樸素,幾分淡雅。走出門去,你會發現:秋,也別有一番風韻。轉眼又到秋天,不知道今天的她會不會有淚痕?

      當一柱香在此刻悄然焚起;當用盡心底甯靜廖燃的光輝默誦著天緣眷顧;當一切的一切皆化做塵埃落定。相思千年的淚水,終歸染透了漫漫清空。歲月凝重的塵雲,此刻再也不是靜息。相思千年後的今夜,人又窒息于亘古的記憶中。

      飛花,總飄一席情思;

      憶起那個昨夜星空。誠心的一願讓童年的純真將星空點綴得更美。孩子的童話裏始終都有真的笑、真的淚、真的苦、真的甜。一只螞蚱、一疊紙牌,甚至一架折紙飛機,都可以是其中的一份。純真、幼稚似就是童年的專有。除卻了快樂還是快樂。今夜星辰依舊惟美,只是那份童真難再。今朝的我,亦只能對時光的飛逝作一次慨歎。人至青年,童年已成爲了夢。這些已故的美好,亦只能作爲自己曾經的精彩。

      流水,總帶一宵回憶。

      憶起你我相遇相知。孤獨從此揚身長去,平淡之中終有了星的璀璨、花的芬芳。我們堅信有緣千裏不遠,有情一線可牽。相知是情,相逢是緣。一線情緣將你我牽作一世友人。從此不再有“山中多石少真玉,世間人稠缺知音”的慨歎。我們一起醉飲月下、亂舞春秋。卻不堪好花美麗不常開,好景迷人不常在。別離的舞曲裏,你多情網依舊亂舞。天涯可共的情誼,卻是永世難忘。

      相關文章

      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