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頁
  2. 發展曆程

時時彩走勢圖_不要改變生命的航線

  都德的《最後一課》一直以來就深深地震撼時時彩走勢圖的內心。如果連自己的母語都無法說,那將是怎樣的一種痛苦!
  直至今天,在“英語”世界“殖民”的今天,法國仍舊以舉國之力“捍衛”法蘭西語言的尊嚴,法蘭西語言學院是專門負責督察法國文學報刊中法語不規範行爲,而法國的外交官被規定,在任何正式的公共場合中,都必須用法語發言……
  我們源遠流長的漢語文化是否到了應該被捍衛的時候呢?
  漢語以其生生不息的生命力流傳了幾千年而未衰亡,這種強大的生命力早已被世人所折服。同爲四大古文明,埃及文化早已在尼羅河水的泛濫和英國的殖民中泡得失去顔色;絢爛的古巴比倫文化在風沙的肆虐中成了廢墟;而強大的瑪雅文化,如今人們只有在亞巴遜原始叢林的遺址裏想象它曾經的輝煌。唯有漢語,成爲流傳五千年的文化屹立不倒,爲世人所尊崇。
  可是如今,漢語似乎被人們丟棄在遺忘的角落。在肯德基、麥當勞等外來快餐文化橫行中國的時候,外來語言也極大地沖擊著漢語的地位。
  漢語,我們的母語,如今已愛莫能助岌岌可危,等待我們的捍衛。據中國語言學會的調查,在如今成千上萬的注冊商標中,有百分之五十是“洋”商標,采用外語名稱固然無可厚非,可怕的是那種崇洋媚外的心理。大學語文不及格無所謂,但英語四級過不了卻拿不到畢業證書,制度的畸形使如今很多的學子畢業後寫文章是漏洞百出。
  我很敬佩諾貝爾獎得主楊振甯先生,在頒獎儀式上,楊先生堅持用漢語發言,捍衛了作爲一個中國人的母語的應有地位,盡管楊先生的漢語不甚標准,盡管楊先生只是一個美籍華人。但憑此對漢語的拳拳赤子之心,我們沒有理由不敬佩楊振甯先生,他不僅是學術上的巨匠,也是人格上的大師。
  有人比喻如今的漢語就像一條流行的牛仔褲,盡管是新的,卻洋洋灑灑地打著幾塊補丁。媚俗、低級、粗濫的語言就是這些“補丁”。我真的不希望我們流傳千百年的漢語,被司馬遷、魯迅等人推向一個又一個高峰的漢語,就此露出衰亡的征兆。
  捍衛漢語,捍衛我們的母語!

  蟲破繭成蝶,是因爲生命航線中安排了破繭這一艱苦航線。
  海龜伸頭探路,是因爲生命航線中預定了嘗試並躲避敵人的路線。
  可是人總是要幹預他們。好心人拿剪刀剪開繭,可蝶已無力再展翅高飛;好心遊客趕走老鷹,可成群的小龜無力再見到自己的父母。
  于是我們才明白:不要改變生命的航線。
  “少無適俗韻,性本愛丘山”,陶潛的生命航線是指向自然,遠離世俗的。不明的君主改變他的航向,可陶潛只上任不足百天,便辭職歸隱。世俗的利欲不適合“不爲五鬥米折腰”的五柳先生。當他回到自己生命航線時,不免感慨“誤落塵網中,一去三十年”。不免由衷感歎:“久在樊籠裏,複得反自然”。
  悠然自得,恬淡自然是陶淵明的生命航線,我們不能改變。
  “孩子的路要讓孩子自己去走,我們不能總是爲他們鋪平道路”。這是一句淺顯而又具有深刻道理的話,記得一位高考狀元的家長說過:“他的生活一直都自己安排,學習也不用我們管,他明白自己的路”。不用自己的思想改變孩子,不用自己的權力影響孩子,生命的航線便自然伸直。而有些家長,在校找老師,在外找朋友,爲孩子鋪就一條“平坦大道”,看似前途光明,實則未來渺茫,受慣了寵愛的孩子經不住批評,習慣了平坦的孩子難以適應社會之路的崎岖不平。
  人生之路必然要經過痛苦、挫折,一旦改變了這條荊棘路,孩子就如未破繭的蝶,已不能展翅飛翔;孩子就如不知敵情的小海龜,將葬身鷹腹。“父母之愛子,則爲之計深遠”。就是告訴我們不要改變生命必經的航線。
  不改變別人的生命航線,人民戰士葉英毅然選擇改變自己的飛行航線,爲了人民群衆的利益,用死完成了一次壯烈飛行。他的生命航線已無法改變也不能改變,但他用生命诠釋:爲了維持他人正常的人生航線,堅持自己爲人民的人生航線,是偉大的!
  這一刻我們明白,每個生物都有自己生命的航線,不要改變它,讓時時彩走勢圖們每個人都向著自己的航線,奮力飛翔!生命才會完美,不要改變生命的航線,讓他向著生命遠航!  

200